呼和浩特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九转天玄第一百零八章沐风宿古墓激战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6:17:16 编辑:笔名

九转天玄 第一百零八章 沐风宿古墓激战

砰,在堆积如山的沙土堆上,猛地溅起一蓬沙子,萧月猛地一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岳莫空不想出现在外人面前,所以,他在将天星送到沙堆dǐng端时,就已经离开了。而因为沙子溅起弥漫了视线,所以萧月也没有看出来什么。

这次,岳莫空也没有跟天星多説什么,毕竟,每一次急速赶到,都很消耗他的能量。在几秒之内横跨半个大陆,这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。

天星浑身没有力气,趴在沙堆dǐng端,就那么躺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但是却在大口大口喘息着。

萧月一时间被猛然溅起来的沙子吓了一跳,等她看清眼前,天星已经疲惫的趴在了沙堆之上。

“天星!”萧月猛地窜上前去,“你没有事吧?”

天星艰难的抬起头,微笑道:“我没有事。刚才那一下,拼尽全力,没想到就出来了。我真是幸运啊,不过,你也没有什么事吧?”

萧月微笑道:“我没事,不过,刚才……真是谢谢你啊。能坐起来吗?”

在搀扶之下,天星好不容易坐在了沙堆上,他轻轻拍拍身上的尘土,叹息道:“没事,现在流沙冲击应该不会再来了,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一下。毕竟我的消耗有diǎn大。”

过了一会儿。

“天星……来,尝尝我的手艺,你有diǎn疲惫,我就做饭了。”

天星从修炼状态中苏醒过来,微笑着端过那碗食物。

“怎么样?我不太会做。”

“咳咳,呃……还不错,嗯,手艺还可以。”

萧月兴奋地道:“手艺还可以就好,希望你习惯。”

“你第一次做饭,能到这个水平,已经很不错了……咳咳。”

“你是怎么知道我这是第一次做饭啊?”萧月很是惊讶。

天星脸上的表情有趣极了:“呃……这个嘛,我猜的……”

经过一夜的修炼,天星总算是恢复了七成的能量,两人收拾收拾行囊,天星从自己的杀戮空间中拿出足够的水,两人简单洗漱一下,又开始准备离开这里了。

“天星,你説,咱们来到这里,怎么也得五六天了,下一步是不是该考虑怎么出去了?”萧月突然问天星。

天星愣了一下,接着道:“嗯?对啊,我想可能这儿还会有很多宝贝,但是那应该都不会属于我们了。流沙古墓这么大,实在没办法找不到同伴们的话,咱们也就只能考虑先离开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怎么离开啊?”萧月一脸无奈。

天星挠了挠头:“我想,这些进入到古墓的人,肯定有一部分已经顺利出去了,所以,咱们只要寻找一下,应该就可以了。”

两人一边聊天,一边慢慢走着,反正他们并不着急,流沙古墓这么大,机缘随便吧。

……

无冥和玉轩清成功抢得了那xiǎo瓶丹药之后,便蒙上头脸继续行动,他们下一个目标是尽快找到龙翔宇、沐风宿他们。而果真,二人的运气不错,寻找一个时辰后,就在一处岔口和龙翔宇与几位武师殿成员相遇。

这样,他们凑成xiǎo团队,一共五个人,一边走,一边继续寻找天星、沐风宿和叶如月。等到几人聚集在一起之后,再考虑获得宝物也不迟。

无冥走在最前端,玉轩清在无冥的身后,而那两名武师殿的战队成员紧跟着玉轩清,在她的一左一右,龙翔宇在后方压镇,他们五个,摆成一个简易的阵型,慢慢前行,毕竟,这里真是太危险了,动辄就可能杀出抢夺财物的人。

另一边,沐风宿凭借自己的速度优势,在混战中几次逃脱,暂时还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。不过,在古墓混乱之中,沐风宿也曾被闪避不及误伤过。他的左大臂被一个火球打中,当场发生xiǎo冲击,皮开肉绽,半个胳膊都被灼烂,只是幸运,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,也没有骨折。

为了防止感染,沐风宿在用体内元素逼去伤口的炎症后,撕出布条简单包扎,总算是避免了伤进一步扩散。不过,这样也导致他的整个左胳膊使不上劲,战斗能力有很大进步。

当然,一般情况下,别人不主动攻击沐风宿,他也不会抢别人的宝物。但是若有人先对他发动进攻,沐风宿在获胜的情况下,自然免不了捞一diǎn收获之类的。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此刻,他的两柄匕首正紧握在手中,在一个通道内匆匆赶路,几天来,这附近的一片地域

,他也算是熟悉得差不多了,久经徘徊,没有发现任何同伴,看来他必须要向更远的地方探索一下了。

正当此时,沐风宿敏锐的感知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,他前进的脚步猛地停下,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儿。

嗖,一道寒光从背后袭来,速度之快,令人瞠目结舌,然而,沐风宿反应迅速,他猛地向前一扑,一个前滚翻,身体瞬移出两三米的距离。果真,那道突袭的寒光贴着后背闪过,而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攻击也重重落在他先前站立的那个地方。

“呵呵,下次最好突袭的时候能够隐蔽的再好一些。”沐风宿头也不回,就那么背对着先前发动攻击那人,淡淡的道。

“xiǎo子,你不要太猖狂。交出你的宝物,或许还能保你一条命。”背后的声音冷淡得不带一丝感彩。

沐风宿回过身去:“那就尽管来试试。不过提醒一下,看好你自己的宝物哦,万一丢了,我不负责。”

“你……”那人被激怒了,沐风宿回过头去才看清他的容貌,那是一名中年壮汉。

他倒提着一把大刀,呐喊着对沐风宿冲了上来,大刀闪烁出寒芒,直奔沐风宿的头颅而去。

沐风宿冷哼一声,身体朝着左侧一歪,同时右手一抖,青色隐龙匕首划破空气,直接diǎn上了那大刀。叮的一声,沐风宿的整条右臂被震得微微一颤,而那壮汉大刀砍出的轨迹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重重一下砍进了旁边的黄沙壁上,刀刃陷进去足有一寸。

沐风宿速度灵活,左臂横切而出,劈向壮汉的大腿。

“凭你的这diǎnxiǎo力量吗?不自量力。”壮汉不屑的自言自语,以身体为中心扩散出一股强悍的屏障,沐风宿的左手匕首根本无法刺入屏障,砍到其上,像是被黏在了强力胶上一般。

轰,沐风宿的身体被震得倒飞而出,足足退了好几步才稳住步伐。确实,跟壮士拼力量,自己真的是自不量力。刚才那一招,想必这中年壮汉还没有尽全力,而自己抵挡却费了好大功夫。

“我还是决定给你一个机会,交出你获得的宝物,不然就给我去死。”壮汉冷冷的道,显然他很不把沐风宿放在眼里,他是一名五星大斗师,在刚才那两回合的交手中可以依稀辨别出,沐风宿应该是斗师级别的武师,自然没有办法跟他比,更别説是击败了。

沐风宿抬起头,傲视比自己高大不少的壮汉:“什么宝物都没有。”

壮汉怒吼一声:“没有宝物,那就拿命来!”

沐风宿蹬地而起,双腿贴着通道上方的沙壁,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将上半身倒悬而下,两柄匕首交错挥舞,幻化出无数道攻击,每一招一式都无比凌厉,威胁性十足。

壮汉也是有些惊讶,他能够有在这无数探宝者中杀出血路的能力,就懂得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面对沐风宿更不可能轻视。虽然在潜意识中,他相信自己的实力,可是轻敌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
铛的一声,大刀和匕首相交,不断发出金铁碰撞的清脆声音,沐风宿虽然倒立悬下身子迎敌,但是两柄青色隐龙匕首挥舞得滴水不漏,攻击角度广而刁,让壮汉有股防不胜防的感觉。

当然,壮汉还是有着不错的实力,他面对沐风宿的突然进攻,虽然短时间内有些慌乱,但是很快反应过来,他的招式并不怎么花哨,但是却以力量生生压制住了沐风宿。他的大刀碰撞上沐风宿的匕首,虽然在武器品级上沐风宿要占很大优势,但是每次被震开的都是他。

这也让沐风宿郁闷不已,他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。

轰,壮士用大刀挡住沐风宿的两次攻击,然后双手攥紧长刀,猛地向前一刺,如果保持这个平行角度,能够一下子洞穿倒吊着的沐风宿脖颈,然而,面对急速而来的大刀,沐风宿没有半diǎn惊恐的表情。

这种动作,他练得多了。

接着,一幅让壮汉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场景出现了,倒吊着的沐风宿,身体猛地前倾,竟然与墙壁贴在了一起,身体好像是折断了似的,那感觉并不像一个男子所能获得的,而是一名翩翩起舞的女子才能拥有的柔韧性。

当然,壮汉的反应很快,一下刺空,便想要将大刀上扬,从中劈开沐风宿的身体。

沐风宿的动作只保持了一秒钟,然后,他就从墙壁之上猛的落下,正好站在那横着的大刀之上。

壮士只感觉手上传来一股沉重的力,然后那柄大刀便从空中落下,重重的砸在地面上。

南宁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
云南治疗妇科的方法有那些
信阳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
临洮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朝阳市中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