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和浩特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穿越之田园农家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谈心一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35:48 编辑:笔名

穿越之田园农家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谈心一

安易这里面也不是滋味,虽然她知道这个男人,跟自己的媳妇儿还有自己的大舅子,都有不共戴天的仇恨,可是他依旧觉得他很可怜,虽然站在权力最高处,可是谁又能体会到那种心凉。

“皇上,别人怎么说,或者心里怎么想,你管那些干什么,毕竟……他们只是你的臣子,而且身家性命都在你的手上,你怕什么?”

皇上迟疑了一下,想了想,说道:“也是,朕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了,管他人的想法干什么!”

“是啊,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随心所欲,只要自己活得开心,管别人的想法干什么,毕竟你自己是你自己,别人又不能代替你活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!”安易笑嘻嘻的说道。

皇上看着安易,“如今,也只有你在朕面前,才能说一些真心实话,别人在这面前,无不是心惊胆战的,说话还要斟酌个两三遍,心里面想的事儿更是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
“皇上,微臣也害怕你呀,在来的时候微臣一直是提心吊胆的,还老是问身边的公公,你召见微臣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安易带着一丝小惊恐的说道。

“你真是一个实诚人,我听说这一段时间里有很多打扰你,不过你三言两语就把别人劝了回去,可有此事?”皇上被安易扶了起来,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皇上真是明察秋毫,确实是有此事,当时我回去之后整个人都受惊了,喝了一些安神药,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们家来了好多人啊……”安易手舞足蹈,十分夸张的说道:“后来我明白他们为什么来找我了,不过哼!想想也是,我可是皇上,您的救命恩人,他们当然得讨好我了,不过我可不理睬他们……

我穷困潦倒的时候,他们对我爱答不理,现在我让他们高攀不起,哼!”

听到这句话,皇上扑哧一下就笑了,他害怕安易结党营私,想不到安以前说出这般话来,让他的疑虑一下子就打消了。

“你这是什么比喻?你好歹也有一个爵位,家里面更是有良田千亩,算什么贫困潦倒?”

“皇上,难道你不明白,这是比喻吗,再说了我一个小小的爵爷,在他们的面前,就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人,有人还说我是土包子呢!

不过我大人有大量,并不和他们计较,不过我现在发达了,可不和他们厮混在一起,省得他们把我带坏了!”安易带着一丝小脾气的说道。

“你这样想很好,关于你救了朕的事情……”皇上说出这番话,略微迟疑了一番,承认安易救了自己,就等于承认自己儿子谋反了,这让他的心无比的难受。

“皇上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?我救你并不是图拉救命之恩,任何一个人站在我面前,只要他有一丝的生命危险,我都会去救他!

我救人不图回报,只希望他能在余下的日子里,好好珍惜它的寿命,健康快乐的活下去,才不枉费我救他的初衷!”

听到安易真诚的话,皇上眼睛里闪过一丝泪光

穿越之田园农家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谈心一

,自己怎么能够怀疑这个孩子呢?确实也是,这孩子真是实诚,救了当朝大将军的女儿,不光顾求回报,恨不得离得远远的。

而且救了自己之后不骄不躁,就算是别人来送礼,那还是把别人劝回去,根本就不理睬,这么忠心耿耿的人,可不能再怀疑他了!

皇上想到这里,拍了拍他的手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“虽然这件事不能公之于众,但是你救了朕,这样吧,朕赏你一个承诺,只要是不违反国家社稷的事情,朕都可以答应你……”

安易听到这话,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赶忙跪倒在地,猛磕了一个头,十分诚恳的说道:“既然皇上答应了我,这件事情让皇上现在可不可以兑现承诺?微臣确实有一件事情想求一下皇上……”

皇上听到这话,一下子来了兴致,安易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闲云野鹤,不理朝廷政事,心中更是无欲所求之人,他能有什么事情呢?

“那你说说,你到底求的是什么事情?”皇上的手搭在膝盖上,手指不规则的动着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
安易抬起头,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,微臣在还没有成亲的时候,就和自己母亲保证,一定要给母亲一个诰命,可是现在我已经澄清了,而且我的妻子对我特别的好,为我尽心尽力的照顾家庭……

可是依照我现在的身份,只能申请一个诰命,如果给我母亲的话,虽然我的娘子不会说什么,他也十分的大度,可是我不想让她受委屈,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拖了下去,如今皇上更给我一个承诺,所以我想请求,能给我的妻子,还有我的娘亲,一个诰命!”

皇上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紧接着露出笑颜,“我说的是什么事情呢?还搞的这么严肃,原来只是一个诰命啊!”

安易听到这话,正起脸,十分严肃的说道:“皇上,在你看来或许只是一个诰命而已,可是在我眼中,是非常紧张的婆媳关系,如果我处理不好的话,他们都会闹起来的都是我心爱的人,我不想因为一点小事,害得他们吵闹起来!”

皇上来了兴致,便问道:“那我问你一句话,如果你媳妇儿和你婆婆同时吵起来,你会站在哪边呀!”

“我记得这是皇上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,我当时只想含含糊糊的糊弄我,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了,这件事情,如果是我娘子有你的话,我会告诉我母亲的前因后果,好让我母亲低头认错,如果是我娘子不对的话,我先让我娘子认错,然后回到房间里,再给我娘子赔礼道歉!”安易十分真诚的说道。

“哟,你是准备打胡牌呀,要是他们都认为对方有你的话,那你该怎么办?”皇上笑着问道。

“这……”安易皱起眉头,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“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因为……皇上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?叫做清官难断家务事!”

江西治疗妇科费用
江西治疗妇科医院
江西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江西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江西治疗宫颈糜烂费用